您的位置: 主页 > J生活港 >CherryPay执行长汤化德:监理沙盒制度应配合新创加速器 >

CherryPay执行长汤化德:监理沙盒制度应配合新创加速器


2020-08-13


(CherryPay执行长汤化德)

 

今年,台湾有3个新创团队进到新加坡最大的创新育成加速器Startupbootcamp(以下简称SBC)的Top10,即CherryPay樱桃服务、Fugle群馥科技与Tixguru唐吉轲德金融科技。当时有个议题是,新加坡扶植外国新创团队有几个条件,其中之一是新创团队须在当地设公司;为此,台湾炒起一个议题 ─ 台湾僵化的法规让优秀人才往新加坡发展。

 

事实上台湾的法规因为正面表列、缺乏弹性等问题,使许多新创团队难以放心发展。当时金管会官员在CherryPay进入新加坡SBC选拔Top10后曾与CherryPay创办人汤化德接触,想了解新加坡陪植新创团队的用心。台湾近年来看到新加坡在FinTech领域的发展也感知到必须增加台湾金融相关法规的弹性;11月8号财委会终于通过首创于英国、陆续被新加坡、澳洲、香港效法的监理沙盒草案。(正式名称为「金融科技发展与创新实验条例」草案)

 

虽然有望于明年实行的监理沙盒制度振奋了台湾的FinTech团队,但真的能彻底翻转被诟病已久的金融法规吗?KNOWING新闻特别邀请CherryPay创办人暨执行长汤化德来分享他的看法。

 

以下为KNOWING专访汤化德的精华摘要:

 

新加坡要求入选SBC Top10的团队在新加坡设立公司,对此您有什幺看法?

 

确实今年三月我们3个团队入选SBC Top10时很多人谈论台湾团队都想去新加坡发展,但CherryPay不太一样。CherryPay做的是多国币别P2P跨国汇款媒合平台,我们打算去一个大力发展国际金融的国家建立品牌,而台湾并不是国际上主要的金融国家,因此我们早在2016年6月就在新加坡设立公司,倒不是为了SBC转去新加坡。

 

其实后来我们发现FinTechBase(金管会指示金融总会设立、资策会执行,培育Fintech新创团队的半官方机构)跟SBC沟通过,让他们放宽条件,让入选Top10的台湾团队可以不用在新加坡设立公司。

 

新加坡的新创培育有什幺可资借镜之处?

 

参加SBC选拔时发现,台湾团队的技术实力都非常强,但确实缺乏良好的创业环境。台湾金融监理单位一直以监管为主;但确实金管会就是监督的身分,要它去对新创有多大的扶植,这跟他们的属性差异较大。台湾的金融监理单位分工比较细,金管会管金融、银行相关的领域、央行管外汇、经济部管第三方支付代收服务;而三方互相无法干涉对方,所以政府做跨部会监理时会遇到很多困难。

 

CherryPay执行长汤化德:监理沙盒制度应配合新创加速器

 

 

相对的,新加坡只有一个MAS(新加坡金融管理局)做监管,同时也做产业促进;泰国也是,由Bank of Thailand,即他们的央行来管理全部。

 

您认为台湾的金融监理机关最大的问题为何?

 

法律的推动是最难的。关于监理沙盒草案,去年我们曾参加几场公听会,其中争议最大的是实验期限;因为,比如保险业如果签了保单,但沙盒实验期过了没有落地,客户怎幺办?

 

相较之下,新加坡等国家会看新创团队的实验属性,如果实验没有问题就会开闢一个新的道路。其实金管会也很清楚以台湾的政府结构法规很难快速修改,他们是为了法规调适而把沙盒实验期期拉到3年,我们认为这是个很大的进步。

 

台湾的金融监理要怎幺改进?

 

这是台湾现行的结构问题,不可能突然翻转,除非台湾现在能够成立专门的独立金融科技办公室;其实台湾现在已经设立了科技办公室,但因为多属于任务分组借调方式,而且台湾政府单位各自不相统属,所以能力有限,资金也不足。

 

这次监理沙盒草案通过财委会初审,大家都有看到他们的善意。其实CherryPay参加新加坡SBC三个月的培育以及国际成果发表回到台湾后,金管会也曾经找我去分享CherryPay在新加坡的发展现况,以及他们提供哪些支持。

 

我觉得台湾应该学习新加坡的是他们提供了很多的connection与教育训练,教我们如何做公司、如何做品牌、面对国际市场简报怎幺做、如何应对客户、如何面对投资人,而且找的训练教师都是业界有名的。另外,几乎每个礼拜都有一到两场的FinTech Social,在他们的办公室办一些主题让各团队上去分享,并让大家给意见或分数,教大家如何在国际市场present自己的产品,同时也给一对一的谘询。

 

我们在台湾要见银行高层是很难的,但新加坡SBC会跟星展银行的总行发起大型活动,星展银行各分行的重要干部都要来,然后让各个团队去做介绍,再小组一对一谈合作机会;还带我们去马来西亚两个最大的银行进行一整天的活动。另外,过去在台湾要找到正确的金管会谘询窗口基本上不会有人理你(当然台湾金管会今年也有很大程度的开放),但MAS有一个新创相关的窗口,跟新创团队做讨论,并且自己也有扶植新创团队的加速器。英国则有一个主要的单位做跨部会的横向构通,让新创团队不用一个一个去协商。

 

希望台湾能向新加坡、英国学习,能够成立一个国家级的金融科技战略跨部会层级的专责单位,那将会比现行政府成立专案、然后借调各部会的人协助的方法好,才能够让在Fintech领域已经晚了一步的台湾,未来在Fintech领域台湾才能够具有国际竞争力。

 

CherryPay执行长汤化德:监理沙盒制度应配合新创加速器

 

过去做FinTech的经验中有受到台湾法规的制肘之处吗?

 

在创办CherryPay之前,我在一间跨境电商公司上班,当时经济部开办了一个跨境交易评鉴(电子支付前身),我们有去申请,也顺利取得执照。后来因为电子支付改由金管会管理,因此经济部承办单位资策会当时请我们去向金管会申请,否则央行可能不给我们做,那个过程原则上受到经济部、金管会、央行的管理。虽然当时三方沟通过,金管会告知我们并非电子支付管理的对象可以不用申请,央行也说任何单位发给执照他们就让我们做,但是因为非单一部门主导,当时就遇到了跨部会协调与沟通问题,而且这样很怪因为我们当时并不想做电子支付。在这个过程中就明显察觉台湾政府监管单位横向沟通困难的问题,也很难在单一窗口获得直接的协助与解决问题。

 

对监理沙盒法案您有什幺期待与忧虑吗?

 

我认为如果沙盒出来,至少各部会都会配合,是个进步;金管会甚至提出一个谘询的单一窗口;但比较尴尬的是,央行似乎没有参与各个相关的活动,比如过去的监理沙盒公听会,因为未来在Fintech相关领域的发展,如果要做国际性的Fintech项目,势必也会有许多团队会遇到国际金融的相关议题,希望在监理沙河出来后真的能够落实单一窗口横向沟通,真的能够由金管会担任主要业务沟通窗口,来协助团队了解法规以及如何申请的条件。

 

台湾的银行等金融业者常与FinTech团队起一些冲突,您对此有什幺看法?

 

我认为FinTech可以改变银行的态度,让人民更好地使用金融服务。P2P是未来的趋势,可以去中间化,不须受制于传统金融业不想改善的速度、成本上的问题。

 

说穿了,我们也能够理解银行是既得利益者,当然也不想把过去独佔的市场释放出来给新创团队,但是真心期盼银行能够多与新创合作,并且改善金融行业长久以来的问题。其实让我们新创业者们最无法接受的,是有许多政府层级建置的系统,比如联徵中心,都不开放给一般业者使用只有银行可以使用,理由是过去银行花了那幺多年与经费建置,但是又要求业者需要完整的KYC/AML,但是这也是过去纳税人缴的钱,既然有好的完整的系统却不让业者使用,反而造成了不平等的竞争。过去电子支付专法本来说要开放,但后来又不开放,原因就是他们不想把花了这幺多年、这幺多钱做的系统开放给其他棊者来使用,这部分希望台湾有机会能够借镜其他国家,不要再用保护主义的方式来造成不平等竞争。

 

相较之下,像泰国的联徵中心,是一间政府佔了50%以上股份的公司,经营得很好,且开放给所有人使用,这是需要台湾学习的。这次去泰国的几个官方单位,他们都抱着相当开放的态度,公务员也很nice。而台湾的公务员常常用公务员的心态做事,所以大家都说要让公务员除罪化,让他们在一定的程度内做对的事。

 

CherryPay执行长汤化德:监理沙盒制度应配合新创加速器

 

P2P是未来的主要趋势之一,但会不会有洗钱风险?

 

CherryPay知道将来一定会受到这方面的检视,所有我们的会员申请都要做实名认证,提供身分证让我们去内政部查核;第二是是做手机证认,第三是交易过程中会不断检视,比如多个帐号用同一个IP,或是多个帐号用同一个银行户头收款。

 

其实现在CherryPay进行的是小额汇款,最高汇款金额约40万左右,而平均汇款金额落在台币5000元上下,因此真要说以现在模式要洗钱还满难的。

 

当然,CherryPay未来的目标是做大笔金额汇款,那个就要去通过各国的法规。如果有沙盒制度就去申请,需要执照就去申请执照。台湾是非银行不能代结汇,也没有别的管道可拿得执照,但新加坡、菲、泰、马这些国家有不同程度的汇款执照,且任何公司都能申请。新加坡有个Remittance License,只要3~6个月就能拿到,拿到后就没什幺法规问题了。

 

CherryPay未来的规画?

 

下一个阶段想做中小企业的生意,所以汇款金额会扩大;台湾法规规定企业汇50万以上的金额须申报与洗钱相关的审查,要受到央行的监理;所以未来会就中小企业商务模式这方面思考是否去申请监理沙盒。再来CherryPay想做旅游市场。现在大家要去外国旅游都须想要换多少钱,很麻烦,换多了怕损失,换少了又怕不够。

 

CherryPay希望未来大家在外国换钱只要直接上CherryPay平台提需求,把台币转成外币后去CherryPay的当地据点提领就好了,而机场、饭店,甚至便利店、Uber司机都可能是我们的取款点;这有一定的难度,但这是出外旅游的人的痛点。



 



上一篇:
下一篇:
宝马娱乐登录网址_博万通娱乐官网|为生活带来方便|智慧生活综合门户网|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正网充值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私网包杀包赢